2017.08.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7.10.
Ludwig van Beethoven - "Moonlight Sonata" (1st Movement)
  

  *Ludwig van Beethoven - "Moonlight Sonata" (1st Movement)

  最近一人在家,我常聽著月光,一邊思考第二部小說的劇情大綱。


  第一部小說描寫兩位都在小時後失去了雙親,孤身長大的兩位主人翁,

  他們的世界是很狹隘的,一來是因著不太會與人互動,二來是對人感到排斥,

  所以最後兩個人的愛與其說是愛情,還不如說是逐漸發展成互相扶持的親情。

  因愛化為血緣般緊緊聯繫兩人。

  或許這樣的愛在外人眼中是有些幼稚並脆弱,將來勢必還會經過許多過程,

  但是我想只要兩人的心如初時般不變,那無論是高山低谷都一定能攜手共度。


  而第二部小說,我想描寫一位很溫柔很溫柔的男主角,

  但是溫柔之於我是什麼?什麼又是溫柔,這個問題困擾多日。

  至今仍是沒想個大概出來,只是不斷的在腦中模擬模擬再模擬。


  我發現架構劇情大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以前寫小說時都不曾如此想過。

  當我在鋪設某段劇情時,我想要讓男主角作出A決定,好讓日後的劇情能如我預想般發展,

  但是男主角是以怎樣的想法作出選擇A的這個決定?

  雖然這背後的原因不見得需要在小說中交代清楚,但是,為了能說服我這個作者,

  我只能不斷向前推演,從男主角的小時候開始設想起。

  他是過著怎樣的生活?和什麼人一起互動?那些人又是怎樣的一個人?處在怎樣的環境?

  種種累積交織之後,男主角才能在今時今刻作出選擇A的這個決定。

  即便這些或許通通都不需要交代給讀者知道,但是,為有此才能說服我自己。

  也唯有此,我才能架構起一位逐漸在我腦海中活生生,且會動會說的男主角。

  真的是各大工程啊!但是我樂此不疲,甚至因此感到有一些些信心。

  而這都多虧了我的父親,這是我父親某次和我一同看電視影集時,父親曾說過的話。

  只是那時父親是說,那是每個演員都需要作的功課,而現在正在創作的我,也作著這份功課。

  若是和父親連絡上了,和他說到這件事情,我期盼能見到父親的和藹笑容。




  紙小鳶寫於:目前第二部小說劇情大綱發展至第四章。
2009.10.14 (Wed) 15:22
COMMENT
NAME
MAIL
URL
TITLE
COMMENT
PASS
SECRET 只對管理員顯示
TRACKBACK
TRACKBACK URL